朝鲜成宗十九年、明朝弘治元年(1488)正月三十,朝鲜济州岛上一个芝麻小官——济州等三邑推刷敬事崔溥收到了他父亲去世的消息。匆匆请假,崔溥带着他的家人和仆从共42人,于闰正月初三日从济州岛登船赶回朝鲜半岛奔丧。当时的海上航行技术还不够先进,虽然济州岛和朝鲜本土相距很近,但是崔溥乘坐的船只往来大陆和岛上,依然有很大风险。

崔溥归心似箭,坐在船头,暗自垂泪。这天气也跟他的糟糕至极的心情一样,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小船在黄海波涛中颠簸起伏,就像一片树叶般飘零无助。狂风越来越大,带着凄厉的声音,忽远忽近,突然一声巨响,挂船帆的主桅杆被折断,“不好……”船老大惊呼!暴风雨带着狂浪拍打着甲板,崔溥早已被家人拉回船舱。这时,恐惧战胜了悲伤,崔溥趴在窗边不停地呕吐,天地间仿佛为之旋转……

风平浪静后,这些人呆呆地坐在船舱中,彼此无言。没有了主帆,船失去了动力,船老大也不知道船会漂到什么地方。虽然风浪已经过去,但是这一叶扁舟载着一船人,如水中浮萍一般,在茫茫的大海上漂泊,陷入绝境。

好在船上的粮食还算充足,十四天后,闰正月十七日,饿得奄奄一息的崔溥,在海上漂流了半个月,终于又看到了陆地。然而,这块陆地可不是他的祖国朝鲜的“三千里锦绣江山”。“难道船被刮到了日本?”朝鲜和日本当时关系很差,崔溥他们要是到了日本,被抓去当奴隶都说不好。然而,等船慢慢地划到靠近岸边的地方,崔溥惊讶地发现这儿肯定不是日本,因为这儿人的打扮跟那些中国传来的汉字书籍上的图像一模一样。“原来到了大明,有救了,有救了!”崔溥他们兴奋地叫起来。大明是朝鲜的宗主国,跟朝鲜关系很好。

很快,船在一座大港口边靠岸,几艘载着官兵的船只将他们围了起来,把他们从破败不堪的小船上押到码头上。在这边未知的国土上,他们又惴惴不安。

因为明朝东南沿海闹倭寇,海边巡逻的发现他们这副打扮,以为是日本来的海盗,按照大明律法,都是要咔嚓杀头的。好在这座港口也是通商城市,这里有熟悉朝鲜的通事(翻译),很快地方官弄清楚了,他们这些人不是穷凶极恶的倭寇,只不过是遇险的朝鲜船民。而崔溥也知道他来到了大明朝治下的浙江省宁波府,他已经和家乡相隔浩瀚的东海。按照大明的律法,地方官将一行人送往明王朝的首都——北京,在那里,等待他们的是礼部外事官员例行公事般的询问,而且居然还会受到皇帝的召见。

奔丧之途变成大明朝奇遇,大运河、北京、大明皇帝……这些对于崔溥而言只是书本上的文字和图像,现在突然降临在他眼前,并将成为他后来撰写《漂海录》一书的种种记述。

二月二十七日,崔溥一行冒雨来到淮安府。直向西北经过河下、板闸、清江大闸、清江浦,在今天马头镇附近渡过黄河,继续沿着运河北上。崔溥详细向陪同官员询问了淮安的情况,还在沿途买了本方志,津津有味地翻起来。他在日记中详细记载了淮安府到清江浦沿线的风光名胜:

“淮安就是原来的楚州,是大明朝东南的重镇。淮安旧城内,有淮安府衙、山阳县衙、淮安卫、漕运总兵府、漕运都御史府等。旧城的东面,还有新城,新城之中,有大河卫。淮安新旧城间,隔一里许,有一泓湖水襟带于两城内外,而城与人都住在平地、小岛之上。从淮安北门向北去便到淮河……”

崔溥就跟报菜名一样从旧方志中抄出清江浦数十里沿岸的馆署衙门、祠堂庙宇:“金龙四大王庙、浮桥亭、龙兴塔、钟楼殿、雷神殿、西湖河嘴、老和尚塔、钞厅、板闸、移风闸、凤翥门、工部厂、清江闸、腾蛟起凤门、清江辐辏门、常盈仓门、天妃庙、东岳仁圣宫、灵慈宫、平江恭襄侯庙、漕运府、总厂东街、总厂西街、福兴闸、玄帝祠、佑圣祠、新庄闸。又其间,有凤阳中都、凤阳左卫、龙虎右卫、龙江左卫、豹韬卫、淮安卫、大河卫、镇江卫、高邮卫、扬州卫、仪真卫、水军左卫、水军右卫、府军前卫、泗洲卫、邳州卫、寿州卫、长淮卫、庐州卫等船厂。淮南、江北、江南诸卫会于此,造船俱有厂……”可谓不厌其烦,这也跟崔溥作为朝鲜济州岛管民政的地方官对这些行政事务感兴趣有关。

坐在船上,崔溥跟陪同的明朝官员进行笔谈。他写道:“淮安形胜,历历在目,比朝鲜书籍中描绘的更加精彩。”那官员笑道:“大明立国初年,定都南京,高丽、朝鲜使臣从东北南下,必经淮安,所以你们多有记载。后来永乐皇帝迁都北京,你们从辽东直接到北京了,南方的城市你们见少了,自然没印象了。俗话说:祸兮福之所倚,你也节哀顺变,权当这是一次奇遇吧。”崔溥点头称是。

在《漂海录》中,崔溥写道:“长江以南的明朝城市,繁华壮丽,言不可悉,而长江以北,像扬州、淮安,以及淮河以北若徐州、济宁、临清等城市,繁华丰阜,无异江南。”明代,伴随着清江浦的开辟、里运河的修浚、造船业的兴盛、漕粮转运仓的建成,运河都会——淮安出现繁荣的局面。这在朝鲜客人崔溥的眼中,构成了他对于明王朝、对于大运河繁华盛世的强烈感受。

这一年四月,崔溥从北京返回朝鲜汉城,奉朝鲜国王之命,整理日记,开始撰写记录他这几个月在明代“奇遇”的《漂海录》。从那以后,“淮安”这个运河都会的名字恐怕会在他的脑海中久久萦绕吧!

参考资料:

(朝)崔溥:《漂海录》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年。

罗志:《崔溥漂海游淮安》,《淮安里运河-故事篇》,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5年。